对小镇大国工匠的采访—水晶内雕艺术家魏敦旭

2018-11-05 15:15 来源: 东海水晶小镇供稿

    初到江苏东海,知道了这是一座世界水晶之城。在这座水晶之城,有位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水晶内雕艺术家魏敦旭,于是,在央视《乡约》之际,走访了这位工匠大师。自2016年10月他被江苏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授予首届江苏省玉雕艺术大师荣誉称号之后,其水晶内雕作品《三面佛》,又在北京由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和国土资源部珠宝玉石首饰管理中心两大权威结构共同主办的2016中国国际珠宝展中,夺得第十五届天工奖评选银奖。北京凯旋归来不到一周,魏敦旭又南下苏州,凭其精美的水晶内雕作品《尊胜佛母》捧得由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中国文化产业协会主办的2016第九届中国(苏州)“子冈杯”玉石雕作品展评选“最佳工艺奖”。据悉,首届江苏省玉雕艺术大师评选仅有3人获此殊荣,而入围“子冈杯”玉石雕作品展“最佳工艺奖”的亦仅有3件作品。12月7日,在辽宁岫岩由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辽宁省工业特种资源保护办公室共同主办,辽宁岫岩满族自治县承办的中国玉石雕刻"玉星奖"评选活动暨中国岫岩第七届玉文化艺术节中,魏敦旭参评的水晶雕刻作品《一叶菩提》再获“最佳工艺奖”。

    初识魏敦旭,感觉这位年近不惑的他,名如其人,敦厚、诚实、本分而不乏爽快、幽默和阳光。得知他为了创新独具特色的水晶内雕艺术,也为人生的价值体现与追求,自打踏上东海这片晶土地,便恋上了东海,也正是东海与水晶让他如浴春风,如鱼得水,一步一步从打工仔成长为今天享誉业界的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和水晶内雕领军人物。

    魏敦旭兄妹6人,家境出身贫寒,上学上到初中一年级,懂事的他就执意下来找工作,需要技术挣钱又多的轻快活干不来,还不到17岁的他,只好跑到建筑工地,干些耗体力的重活脏活和累活,挣点小钱以补家用,历经盛夏酷暑,风吹日晒,他是又黑又瘦,大他几岁的哥哥实在心疼看不下去了,一年之后,通过熟人介绍让他进了当地的一家玉雕厂,哥哥说,这样起码不用天天担心刮风下雨了。

    那是1990年,正是改革大潮涌动的年代。名义上,魏敦旭是进厂了,可是厂里对做雕刻的师傅实行承包制,要的全是熟练工,对他这样刚进厂什么都不懂的来讲,很难有人主动纳“贤”,为此半个月下来也没人教他点什么。像这样天天熬时间混日子也不是个事,魏敦旭就想方设法贴近比自己早来几个月的两个学徒工,恭恭敬敬拜他俩为师,看他俩操作,人家顾不上讲解雕刻手法技艺,他就默默站在边上边看边琢磨,不懂的地方就趁人休息或高兴的工夫,虚心讨教。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吃苦挨累对他来说不在话下,而面对人家的白眼冷落和不顾,确实让他伤感屈辱。然而这些更促使年少的魏敦旭倍加珍惜每一天和每一次机会,又恰恰是这种环境里的反作用力,及骨子里秉承的不甘人后,敢为人先的潮汕人精神内涵,促使他一次次暗下决心:“给自己几个月时间,一定赶上他们并且超过他们,直至比他们还要强。”讲这话时,魏敦旭禁不住哈哈大笑道:“那时候年纪小,头脑简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过有一条,笨鸟先飞,勤能补拙,当时进厂的几个人中,就数自己起步晚进步快。”

    他清晰地记得,进厂第一个月,自己领到了17元钱的工资;第二个月为19元;到了第三个月就领到了26元。后来,香港客商来厂里,看到鼻烟壶内画受到启发,提议说,看能不能直接在晶体背面画上海豚、鳄鱼、美人鱼什么的。事后,厂里便尝试着在晶体的背面做浅浅的浮雕,这也是内雕艺术兴起的初级阶段。接着,厂里选派连他在内的4名业务骨干参加了香港师傅来大陆举办的学习培训。经过师傅的悉心指导与自身的艺术感悟,初知内雕技艺的博大精深、无穷奥妙和内在乐趣,其后,厂里顺势推出了水晶的内雕研发项目。

    内雕,相对传统的阳雕而言亦称阴雕,工艺手法均不相同,是一门新兴的雕刻艺术。阳雕注重的是外形与表情的外在美,而内雕则力求的是内秀与内涵相融的内在美。加之内雕工艺独特,作品清秀,很快通过香港进入了美国、日本等海外市场。在厂里,魏敦旭凭借着好学上进和埋头苦干一待就是9年,从此便与水晶结下了不解之缘,且一发而不可收拾。这期间,他的踏实与勤奋,还赢得了同厂姑娘黄银屏的芳心。历经8年的相识、相知到相爱,她也成了他的人生伴侣和生活、事业及家庭的贤内助。

    到了2000年,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香港代理接的订单锐减,没有了订单,厂里经营难以为继。这时,魏敦旭打听到有个老乡在福州,便慕名前往看看。那是一家台湾老板开办的公司,到那里一看,晶莹剔透,美轮美奂的雕刻品,着实把魏敦旭吓了一跳,这是人工做的吗?简直就是鬼斧神工天工造化。他暗想,假若在这里学上几年,那该是个什么样子啊!可是,对他这个新来的外地人,人家不愿意教。看到别人请大师吃饭,摸摸自己的囊中,甚感羞涩,心有余而力不足,靠请客送礼套近乎学技术,自己没有那个条件。也罢,既然阳雕能做得如此精致美妙,相信自己擅长的内雕也能做出来。

    不服输的魏敦旭说服老板,领头做起了内雕项目,精湛的手艺和别具一格的作品,迅即引起了老板的慧眼关注和开发投入。半年多,老板就给他每月增加工资几百元,一下子超过原来厂里人员工资1000多元;还安排他当上了组长,带起了徒弟。在日复一日的学习与实践中,他不断地探索与研究,思维与技艺不断提升,使水晶活灵活现的尽显出“千年冰”的璀璨光辉。这样,魏敦旭很快成了厂里的技术尖端和老板眼中的红人。

    就这样,他与老板愉快合作,一干就是5年。这5年,让他设身处地地了解了东海,更打心眼里深深地爱上了东海。他带来了妻子和孩子,将东海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和长久的家园,他觉得这里的人好处,水土服,人文环境尤为适合自身技艺的提升和长进。

    到了2008年,为了专心致志地钻研内雕艺术,有更充裕的时间体验生活,提升自我,使得经手的每一件作品都能够演绎出内心所感悟到的超凡境界,魏敦旭在征得老板的同意及支持鼓励下,办起了荣康水晶魏敦旭水晶内雕工作室,开始步入了自主创业的艺术人生新阶段。

    所谓内雕,就是利用雕刻工具,在水晶的背部向水晶的内部进行雕刻,以雕刻出各种立体的造型。和阳雕的本质区别在于,阳雕别称浮雕,是从晶体的外面正面进行雕琢,也是各种材质进行艺术创作的最为常见的一种表现方式。它对于晶体材质的选择并非苛刻,因为这种雕琢方式可以对材质中的瑕疵进行遮盖处理。比如一块水晶中有一道裂隙,如果雕刻师能够甄鉴,并巧妙的将莲叶的花茎沿其裂隙顺势雕琢,再进行磨砂处理,就可以将其避掉。这样一来晶体没有因裂隙而被大面积破坏,反而被因材施艺,充分地发挥了物尽其长的功用,这也是阳雕的特点。而内雕方式则全然不同,过程是从晶体的背面反向雕琢而成,就好像内画鼻烟壶一样,全部制作过程都是反方向的,包括人脑的思维。另外,对于晶体的选择也至关重要。

    首先,晶体要清澈透明,不能模糊混浊,这样透过晶体的表面就能清楚地看到内部的包裹体;其次,晶体纯净度要求高,最好晶莹无瑕,一眼望穿;因为与阳雕不同,如果内部有瑕疵,在背部雕刻过程中只有去除,无法修饰遮掩;对于晶体内部存在的特征包裹体,可以充分地发挥想象并进行艺术处理;第三,晶体表面弧度与雕刻题材的尺度大小息息相关,只有把持有度,才可做到万无一失;第四,创作空间的局限性要求创作者的技艺娴熟,并胆大心细做到超常发挥。例如背刻的深度过大则要考虑到工具是否易折断,或是否能够到达,以及转弯处的角度可否完成雕刻等等。

    最后一点便是作品的真实性。例如雕刻一件童子拜观音,为了突出立体感,便可将童子与观音前后排列,使场景与人物更为真实,这就要求创作者对晶体的生长特征,尺寸厚度和内部包裹体及对特殊工具的筛选做到充分的审视,方可着手雕琢。总而言之,一件精美的艺术品的创作并非偶然,那是手艺人呕心沥血的杰作,是有心人持之以恒且经过千淘万漉苦寻到的冰山一角,是成功者为之骄傲的磨砺之途!

    魏敦旭说道,内雕和传统阳雕还有不同就是,阳雕的原料是固定的,石头不动人在动;内雕正好相反,是人不动石头在动;阳雕的雕刻进程是直观的可持续的,而内雕则是要反着雕正面看效果,雕一下,看一次,想一想,整个过程都在低头操作;时常还需借助放大镜来观察细微。相对阳雕难度更大,要求更为严格精细,眼力、手力、心力与注意力务必高度集中形成合力,稍有走神或偏差,就可能劳而无功,或前功尽弃。比如雕刻西方三圣,就是人们经常看到的佛像里面的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他们的面部表情和法器各不相同,要雕出形象神似难度是相当的大,长时间的眼睛观察又容易造成视角疲劳,所以做内雕还不能长时间连续雕刻。就这样的一件作品,断断续续用了近2年时间。为此他给自己定了一条原则,就是只求质量精,不求数量多。他的品德和原则也赢得了诸多客户的理解和认可。客户纷纷反映说,只要东西好,费工多,相应提高些价格也心甘情愿可以接受,怕就怕出了好价钱买不到好东西。可见,他致力追求细致、精致、极致和精益求精的理念,及敬业奉献的思想也影响感染到了他人。正是这件用心雕琢的“西方三圣”,2013年在第四届中国玉石雕刻“玉星奖”评选中获得了金奖。

    魏敦旭说,不以石取贵,而以技惊人。一件成功的作品,不仅对材质的选择要有所考究,更重要的是对雕刻题材的巧妙构思与娴熟的雕刻技艺。如果能将二者有机的结合起来,充分地因材施艺、促使物尽其长,人施其艺,便可扬长避短游刃有余了。

    他时刻不忘弘扬工匠精神,就是要追求卓越的创造精神、精益求精的品质精神、用户至上的服务精神。20多年的坚守和创新,魏敦旭矢志不渝,乐此不疲,在实践中不断摸索,在摸索中不断总结改进,一旦进入雕琢状态,便入无人之境,近乎达到了忘我的境地。他说:“水晶内雕寄托了我的梦想与追求,体现了我的人生品位和价值,唯有创新超越才能让这门新兴艺术发扬光大。”基于此,魏敦旭在创作过程中,尤为注重作品形、情、神、意、美的融合。他思维敏捷,手法细腻,善于捕捉灵感,一个创意或者一个美的幻觉萌发,他能半夜走进工作室,迅速记下这生怕稍纵即逝的神情与图形,实际操作起来也就是三五分钟的事情。他长期的固定动作,致使腰肩时常疼痛发病,医生反复告诫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休息。可是已经完全把自己的追求和生命融入水晶内雕艺术的人来说,怎么可能躺倒不干停下来呢?没有办法,他只好疼的厉害了就去找医生针灸推拿。以致时间长了,他和针灸医生成了朋友加兄弟。他原先劳作累了,可以少喝点酒解解乏,可是后来出现皮肤过敏症状,痛苦不说,主要是耽误了干活,为此他索性滴酒不沾。

    他对每件作品都力求精益求精,尽善尽美。他雕琢的“尊胜佛母”具有三面八臂,每一个脸上都有三只眼睛,右第一手持羯磨杵(十字金刚)于胸前,二手托莲座,上为阿弥陀佛,三手持箭,四手施愿印置右腿前,左第一手忿怒拳印持绢索,二手上扬作施无畏印,三手执弓,四手定印托甘露宝瓶。佛母威严慈祥,项戴珍宝璎珞,身着秀丽天衣,双足跏趺于莲花宝座中央。这件作品就是阳雕也非易事,内雕难度和精确度就可想而知了。为此,当作品刚完工,知情的上海客户就径直找上门来,报价万元要买走这个晶体仅几厘米方圆的挂件。然而,看着这件谁见谁爱的“尊胜佛母”,魏敦旭似乎爱得更加深沉,乃至爱不释手了。

    有这样一件作品是他从事内雕手艺以来颇感满意的一件作品。这是一件拳头般大小清澈如水的上好晶体,里面雕刻的是一尊金刚萨埵双修。萨埵者有情之义,勇猛之义,总言勇猛之大士。真言宗八祖中之第二祖,大日如来为第一,金刚萨埵菩萨为第二。是佛教密宗极为推崇的圣尊。对此件作品,魏敦旭从选材、定稿到雕琢,全部按照顶级要求,一丝不苟,内雕深度超过1厘米,长度超过7厘米,且在里面应用了交差雕刻研磨,其中部分高难度细节,事后连自己都难以想象是怎么做出来的,好多细节完全是靠感觉推进。妻子风趣地说他,作品一做出来,魏敦旭整天乐呵呵的连嘴角都笑歪了。

    正是这件得意之作,魏敦旭想着参加那年的“天工奖”作品评选,于是送到北京委托朋友帮助报名,没想朋友一看异常惊讶:“哇,简直是天工造化!真看不出来,你还留这一手啊!”后因报名时间已过,当年参评没能赶上。可是,回东海时间不几天,北京朋友的电话便追了过来,说有位台湾老板看了这件珍品甚是喜欢,一口出价20万,问卖还是不卖?按理说,一口甩出20万也不算个小数目了。然而魏敦旭还是慎重考虑再三,虽然也有心动的感觉,但最终还是婉言选择了放弃。他不是嫌钱少,他实在是想把内雕作为雕刻的新兴门类,作为自己从艺20多年的代表作品,作为20多年心血的结晶和艺术美的凝聚,呈现给更多的人看,告诉他们,脱颖而出的内雕也是如此的美丽,别具一格的内雕工艺同样光彩照人!

    2012年以来,他的作品获得了第三届中国玉石雕刻“玉星奖”中首获金奖,之后的2013年在第四届中国玉石雕刻“玉星奖”中再获金奖形成了两连金。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2015年底,魏敦旭被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评定为第六届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成为东海首开先河乃至苏北唯一获此殊荣的国家级玉石雕刻大师。

[编辑: 陈思君 ]  [标签: 东海水晶小镇、江苏特色小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