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联合资本周奇:“硬科技”的投资心得

2018-10-26 16:58 来源: 东沙湖基金小镇供稿

    金沙江联合资本董事总经理周奇,2015年加盟金沙江联合资本,目前担任金沙江联合资本董事总经理,主要负责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周奇获得浙江大学科学仪器专业学士学位、日本京都大学通讯与计算机工程专业硕士学位。

    创投视野

    实体产业投资的六大逻辑:

    首先,产业投资需关注行业的发展空间。

    第二,产业投资需要关注行业的周期性。

    第三,产业投资更要注重对客户需求的调研。

    第四,在产业投资时,首先要去分析他的技术的先进性、领先性;其次判断这种技术壁垒是否能迅速转化为商业壁垒。

    第五,在产业投资时,每个细分行业都有很多家企业,为了分辨团队资质好坏、潜力高低,投资人坚持多看,每个细分领域至少看三家以上企业。

    第六,产业投资要与地方政府“有机的结合”。

    聚焦关注:

    1、寻找能够替代人工的2B类AI公司

    2、新能源和智能驾驶是中国创业企业的机会点

    专访分享

    以下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全文,原文有改动:

    “在脱虚向实的大环境下,对实体经济和“硬科技”的投资逐渐成为热点趋势。”近日,金沙江联合资本董事总经理周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

    他表示,过去这个方向上的投资主要被本土的人民币基金所关注,但近两年来众多美元基金也开始涉足。金沙江联合资本作为美元基因的人民币基金,从设立之初开始就聚焦于对实体产业的投资,关注“硬科技”。

    与互联网投资相比,投资“硬科技”有着怎样不同的逻辑,金沙江联合具体如何布局?

    产业投资的团队基因

    在周奇看来,金沙江联合资本在合伙人配置上体现出三点共性,有利于基金聚焦于产业投资。一是团队以工科背景为主,这对快速理解前沿技术、把握产业动向非常有帮助。第二,大家都干过销售性质的工作。“我觉得无论是学者、政府领导、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必须是一个好销售。学者们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学术观点销售出去,政府领导把地方优势销售出去,创业者把梦想销售出去,投资人把投资逻辑和投资理念销售出去”他说。第三,团队成员都既在大企业工作过,又创过业。“大企业的工作经历帮我们树立职业道德和格局观,创业经历则让我们更懂创业者,知道企业发展过程中每一个阶段的困难和艰辛”周奇说。

    产业投资的特点和投资逻辑

    周奇认为,互联网红利给互联网投资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和丰厚的回报,但近年来风口的转换速度之快、风口的拥挤程度之高也给创业公司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而产业投资则主要面向2B类企业,这些公司与互联网企业有着截然不同的成长路径,也体现出完全不同的投资逻辑。

    产业投资范围很大,注重对行业的学习和研究是做好产业投资的首要前提。根据中国证监会行业分类指引,A股上市公司共分为A到S的19个门类、90个大类, “汽车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分别是“C-36”和“C-39”,而我们所熟知的”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也仅仅是”I-64“一个大类而已。这些行业,绝大多数都是产业资本需要关注的,而作为产业投资的中早期投资人,在企业还没有财务表现的情况下,如果对行业不是足够的了解是不可能做好投资的。金沙江联合资本非常注重投资人自己做行业研究。我们并不设置专门的行研团队,而是强调投资人自己做行研,而且,这个行研是按季度动态更新的,以保持对行业的持续关注。“看别人写的报告,与自己亲身跑一圈企业总结出心得,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以行研带投资’的方式,以每个投资人每年精通1-2个行业的节奏培养和锻炼投资团队。”

    在对行业有一定认识的基础上,在具体投资的时候,我们需要重点关注以下几点:

    第一,我们需关注行业的发展空间。“虽然中国市场的特点是细分无小众,但往往实体经济的客户数量是有限的,所以市场容量和空间,跟2C类的互联网企业相比要小得多,所以我们要特别关注行业的空间究竟有多少”。

    第二,我们要关注行业的周期性。实体产业的周期性是比较明显的,长周期的如矿业、汽车产业可以长达几十年,而短周期的如消费类电子则只有短短的几年甚至几个月。寻找较长周期行业的成长、爆发期对于风险投资行业是具有指导性意义的。然而,大多数的行研报告,特别是证券公司的行研报告,是针对上市公司的行业研究的。一旦有二级市场的行研报了,基本可以判断该行业已经局势明朗、不再适合早期的风险投资参入了。

    “第三,我们要更注重对客户需求的调研。大多数互联网企业,创业者既是产品的创造者,同时自己也是用户,而且投资人也是用户,对需求的真实、客观把握很大程度上依赖市场敏锐度和小范围的数据验证。而实体产业,其客户是现实存在的,客户的需求是在与客户的长期沟通中,挖掘、引导出来、并予以有效的实现。对于实体产业的投资,就需要对这些需求,特别是为实现这些需求的买单意愿予以确认”他说。

    第四,实体产业一般都具有一定的技术壁垒,但是技术壁垒往往不能长时间守住。“所以我们在投资的时候,首先要去分析他的技术的先进性、领先性;其次判断这种技术壁垒是否能迅速转化为商业壁垒,这对守住盈利能力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大多数情况下高毛利都不能长期的维持。”

    第五,实体产业也有行业龙头,也有头部效应,但不像互联网那样”赢者通吃“。从这个意义上讲,产业投资人或许会有更多的投资机会,但投到行业龙头还是行业跟随者其价值和财务回报都是有很大的差别的。“每个细分行业都有很多家企业,投资人分辨团队资质好坏、潜力高低的过程中,还是要去对比。所以我们坚持多看,每个细分领域至少看三家以上企业。”他说。

    第六,产业投资要与地方政府“有机的结合”。投资机构可以从地方政府方面获取项目源,但更重要的是,可以帮助地方政府引进实体企业,从而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由于实体企业往往对上下游产业链的依赖性较大,所以能够把投资标的企业嫁接到合适的、有相关产业基础的地区去发展,是产业投资投后服务的重要一环。这种嫁接,是“有机的”而非“生硬的”结合。我们合作的一些地方政府,比如南昌市,特别出台了对同一区划内企业间交易的补贴政策,这对我们引入产业有非常明确的指导性。

    投能够替代人工的2B类AI公司

    具体到对细分产业的投资上,周奇主要关注泛人工智能和大交通领域,这两块在金沙江联合投资组合中的比重也占到七八成。

    周奇认为,人工智能方向的投资,已经渐入下半场。上半场重基础技术,下半场重行业落地。基础技术类公司成长周期较长,在基金周期内不一定能够具有很好的财务表现。金沙江联合在布局了几家核心技术的公司的同时,更加注重投资那些能够将AI技术落地应用的公司,特别是2B类的人工智能公司。

    周奇谈到2B和2C类型AI公司的区别时认为,2B的AI公司的切入点是人工替代,而2 C的AI公司的目标是提升用户体验。总体来说,2B类的AI公司的商业模式更加清晰。

    “比如手机拍照方面在应用AI技术后,用户可以拍出更加有层次感、有更多滤镜效果的照片,提升了用户体验。但并不是所有消费者都愿意为这项服务买单,所以其商业模式值得探讨”周奇说。

    苏州天准科技就是金沙江联合投资的一家2B类AI公司,它目前已经成为苹果产业链上主要的设备供应商。天准科技作为典型的计算机视觉公司,主要在手机产业链上做视觉检测。过去手机盖板玻璃、结构件、摄像头、电池等组件的尺寸测量以及瑕疵检测都依赖人。现在由于人们对质量要求的提高,此类检测由原来的抽检变成全检,人工工作量大且效率低。随着机器视觉、深度学习的发展,机器视觉检测的方式应运而生,这个过程很明显的替代了人工。

    新能源和智能驾驶是中国创业企业的机会点

    在大交通领域,金沙江联合资本关注从整车到汽车服务的整个产业链。过去二三十年,中国在汽车工业的发展过程中,没有出现过世界一流的主机厂和Tier1供应商。但周奇认为新时代的汽车工业,中国有很多新的机会。2017年新能源乘用车全球出货量累计突破120万台,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超过57.8万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乘用车市场,所以中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上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而对于自动驾驶,全球车企都是在同一个起跑线出发,所以新能源汽车与自动驾驶这两个方向,对中国广大创业公司来讲是有比较大的机会。

    “新能源汽车的结构与原来的汽车相比有很大的变化,整个产业链面临很大的调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想要投的汽车产业链上的公司,它将不只有中国客户,很有可能面向全球客户,就像手机产业的发展历史是一样的。”周奇说。所以金沙江联合资本对汽车领域面向全球汽车供应链方向上会做出更多的布局。

    创业者成就了投资人

    与互联网企业不同,实体产业的发展很少是爆发式的,而是温和的增长,其产品在客户处的导入周期也比较长,数以年计。很多实体企业的创业者是很“苦逼”的,即便已经销售过亿,即便拿到了大笔的融资,依然身着朴素、在工厂里默默的干活,也不羡慕互联网一夜造富的神话。而正是这样的创业者,引领我们进入到他们的行业,不厌其烦的给我们这些对行业“似懂非懂”的投资人讲专业的知识。“所以我对创业者是非常感激和尊重的,因为我们这些产业投资人都是创业者培育出来的。我们所有对产业的认知,都是创业者分享的。每一个优秀的投资人,都是创业者成就的”周奇说,“我们愿意等待、愿意陪伴。”

[编辑: 陈思君 ]  [标签: 东沙湖基金小镇、江苏特色小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