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朱啸虎:最怕创业公司连站队的资格都没有|基金巡礼⑧

2018-09-27 09:55 来源: 东沙湖基金小镇供稿

    在商业浪潮中,创投机构力求发掘最杰出的创业者,共同成就伟大的企业,他们以资本助力科学技术、生命健康、消费升级、文化娱乐等领域的创新,推动社会产业进步与发展。

    2018东沙湖基金小镇「基金巡礼」将带你走进这些机构的掌舵者,观察他们如何在创投风云中指点江山,聆听他们对行业的洞察和认知,也探寻投资以外,他们身为“普通人”的梦想。

    东沙湖基金小镇创意策划了《白日梦想家》,展现他们的“白日梦想”,更特别邀请到资深财经记者对他们进行了专访,并撰写成文,展示在时代的挑战和机遇中,他们的思考和选择。

    

    朱啸虎担任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主要负责公司在互联网、无线和新媒体行业的早期投资。投资项目代表有:滴滴出行、饿了么、上海大智慧、ofo、映客直播。

    在加入金沙江创投之前,朱啸虎与他人共同创办了易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这是一家领先的以保险业务为核心的后端系统供应商。此外,朱啸虎曾在麦肯锡大中国区任职,积累了丰富的咨询和实施经验。朱啸虎拥有复旦大学国际经济文学硕士学位以及上海交通大学电信工程理学学士学位。

    创投视野

    朱啸虎的投资策略:金沙江在行业、赛道、项目、团队的选择上秉持“3S”理论:Significant,Scalable和Sustainable。Significant是大市场,一般要每年的产值在1000亿元人民币以上;Scalable指可扩张,项目要能够实现非线性的扩张;Sustainable是指可防守,有足够的壁垒以阻止潜在的竞争;早期风险投资是需要一些浪漫主义精神,需要能看到市场未来可能的演化延伸;关于“造”风口的评论和高调为企业站台的初衷,朱啸虎表示,吹是没用的。PR不是给投资人看的,投资人看的是数字。

    专访分享

    以下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全文:

    高调站台让朱啸虎的个人知名度迅速上升。实际上,朱啸虎所在的金沙江创投不仅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广有布局,也一直在关注和支持企业服务、医疗健康领域的创业项目。

    一笔高达95亿美元的全资收购案,让金沙江创投的最初的投资落袋为安且回报颇丰。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微信朋友圈写下:“期待下一次百亿美金合作。”

    朱啸虎是名副其实的“独角兽猎手”,甚至说,他是一位“超级独角兽猎手”。2009年的饿了么、2012年的滴滴打车、2013年的小红书、2015年的映客和2016年的ofo,金沙江创投都是最早一批的投资人。

    市场对他也有颇多传说,超快速的决策、积极高调地为项目站台;在朋友圈里与马化腾互怼、关于“60后”创业者的争议、与陈伟星之间的区块链之争,也让他常处在话题的中心。

    高调背后,让朱啸虎的个人知名度迅速上升。实际上,朱啸虎所在的金沙江创投不仅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广有布局,也一直在关注和支持企业服务、医疗健康领域的创业项目。

    “我们其实投了很多企业应用的、还有一些人工智能的项目,这些项目做得都很好。”朱啸虎介绍,团队在AI领域投资的给中小微企业提供智能财税服务的噼里啪、赋能新零售的拍拍赚、AI在医疗领域应用的Deep6等在过去一两年的时间中均取得了快速发展。

    8月中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金沙江创投北京办公室见到朱啸虎,了解他快速投资决策背后的支撑、如何看到阶段出现的投资风口,以及这位与明星投资人站在一起的投资团队。

    快速决策,无论“Yes”还是“No”

    访谈当天,记者就亲历了朱啸虎的决策速度。

    与见面20分钟决定投资滴滴的故事不同,他在15分钟的交谈后迅速向面前的两位创业者说了No。

    这是金沙江创投的投资经理在一次路演活动中碰到的项目,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为便利店、餐厅提供扫码支付服务,团队称成立不久即获得了20万商户、每天有大约300万个订单。

    “太忽悠。”朱啸虎很快发现,所谓的20万商户、300万订单主要来自平台的合作方,后者已在行业耕耘多年;平台主要在两个二线城市运营连锁店业务,自营的交易量其实仅有10万单。

    创业公司用放大后的运营数据来吸引投资人的关注,这种现象似乎变得普遍。这样看来,快速决策也成为他保护自己时间的一种方式。

    “项目看得多了,问几个核心指标就能知道情况。”即使到现在,朱啸虎还保持着每天见五六个创业团队的工作节奏。

    金沙江在行业、赛道、项目、团队的选择上秉持“3S”理论:Significant,Scalable和Sustainable。Significant是大市场,一般要每年的产值在1000亿元人民币以上;Scalable指可扩张,项目要能够实现非线性的扩张;Sustainable是指可防守,有足够的壁垒以阻止潜在的竞争。

    朱啸虎认为,早期风险投资是需要一些浪漫主义精神,需要能看到市场未来可能的演化延伸。

    比如,滴滴成立的时候,把项目看作是一个出租车打车软件,还是未来的出行平台;饿了么创办时主打校园市场,是否相信白领或者有更大的市场空间;看到映客的直播产品时,是否会想到延展到内容生态的可能。

    重在运营,造风者并无“风口”

    最近,朱啸虎接连见了十几个做社区拼团的创业团队。

    “这是在北京上海见不到的,项目最多的是长沙。”原本语速就很快的朱啸虎,挺起背,一口气把之前投过的相似模式、曾经为什么没成、这次为什么看好一吐为快。

    他认为中国的创业者是对商业非常敏感的群体,创业者在某一个时间段集中涌向了一些赛道,后面会有相应的驱动因素在。

    “我们保持着开放的心态,第一时间去发现任何一个赛道中的新模式。任何可能颠覆现有服务方式的,我们都会关注。”朱啸虎说,创业者是每天接触市场一线信息的人,他一直在向创业者们学习。

    从结果上看,这些朱啸虎积极站台的企业都在短短几年中获得了快速的增长,在项目估值上的增长尤其明显。

    根据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早前披露的数据,金沙江投资在A轮投资滴滴打车时,项目估值是1000万美元;同样作为A轮投资人支持ofo时,项目估值也只有6000万元人民币。

    在“3S”框架下对各主要行业和赛道的长期研究和跟踪的同时,朱啸虎的个人知名度也给他带来了案源上的优势。

    这些知名度一方面来自他多个超高回报想带来的明星效应,也有他直白沟通方式带来的舆论反弹。

    朱啸虎曾经作为滴滴的投资人炮轰神州专车是“典型的伪共享经济”,也曾为了ofo的运营数据与腾讯公司创始人马化腾在朋友圈隔空喊话。因为高调给被投企业站台,他获得的评价褒贬不一。

    说到关于“造”风口的评论和高调为企业站台的初衷,朱啸虎表示:“吹是没用的。投资人看的是数字,也只是让他们多关注一下这个方向。”

    机构化,明星背后的投资阵列

    朱啸虎在2007年加入创投行业,在此之前他创办过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他和金沙江创投的另两位董事总经理丁健、林仁俊从2007年开始合作至今。

    初涉投资领域后,他研究PC互联网时代的代表项目和投资案例,从里面分析一家公司的成功或失败的原因。

    “很多人讲公开市场的投资人是短视的,一年之后就会忘记犯过的错。私募市场也是一样的,忘性也很强、重复犯类似的错误。”他向记者表示。

    三人搭档中,朱啸虎负责消费互联网和企业服务板块的投资、丁健负责企业服务和医疗健康项目、林仁俊负责消费互联网、企业服务、医疗健康项目的投资。

    金沙江创投也建立了一支年轻的合伙人团队,和三位董事总经理一起覆盖三大投资领域。

    在团队的整体打法上,金沙江创投的投后工作主要由项目的投资人负责。朱啸虎介绍,这种机制和早期项目仍需要试错空间有关:“这个是一脉相承的,当年为什么投、后续怎么验证,做案子的人是最熟悉的。”

    金沙江创投的早期投资从案源的方式上分为三类:发现机会主动找来的、觉得可行和项目团队试错来的、以及看到市场变化及时布局来的。

    所谓“试错来的”,是指创业项目的后续发展与初始思路有所调整。一些项目今天的市场跟创业之初已经完全不一样,公司如今的商业模式是在反复试错后逐步做出来的。

    “遇到问题不可怕,只要讲真实数据、投资人就可以想办法帮你。”朱啸虎说,金沙江创投的核心团队多是创业者背景,只要创业者诚实而有学习力,他们愿意和创始团队共同成长。

    除了金沙江团队的投资思路、如何看热点创业项目、基金如何机构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和朱啸虎聊到了团队从过去半年开始正在关注的几个投资主题、2018年的创投市场、创业者应该如何看待产业资本。

    谈布局:持续看好小游戏

    《21世纪》:2018年上半年,哪个细分领域投的多?

    朱啸虎:小程序、小游戏都很多。小游戏的市场还是很大的,当年页游一年200亿,现在小游戏应该很快能够做到1000亿每年。

    《21世纪》:微信生态的主题下还有哪些其他布局?

    朱啸虎:社交电商,这样的项目已经一大堆。

    《21世纪》:社交电商有什么不同的玩法?能出来很大的公司么?

    朱啸虎:很多家都很赚钱,能不能出来很大的公司?说实话,不知道。很多做分销的、做淘宝客的都很赚钱。能不能持续做得很大,这个东西不知道。

    《21世纪》:已经投下去几个项目了吗?

    朱啸虎:还在看。小游戏我们投了几个。比如勇往科技,他们连续做出了画画猜猜、猜歌达人等好几款热门的小游戏。

    《21世纪》:听说团队今年着重在看教育?

    朱啸虎:教育是非常明显的一个大赛道,而且可能出现上百家独角兽公司。东沙湖基金小镇的很多机构也在看。

    《21世纪》:整个融资环境变冷,教育却更热?!

    朱啸虎:现在的年轻人习惯于互联网教育,也习惯于付费。中国家庭的教育需求很旺盛、家庭支出中在教育方面的付费比例非常高。

    《21世纪》:教育市场也很大,聚焦看哪几个细分赛道?

    朱啸虎:我们还是看K12阶段、学科教育,包括英语、数学。语文没看到特别成功的创业公司——还不够痛。

    《21世纪》:素质教育怎么看?

    朱啸虎:编程我们一直在看,但和语文一样,还不是那么痛。

    《21世纪》:你认为教育的“痛”,主要在哪儿?

    朱啸虎:升学是毫无疑问的。能提高升学率的、能提高考试成绩的,都能做得很好。其他方面,英语口语也是相对可以衡量的。

    从这个角度看,素质教育的结果相对来说不好衡量,也就要高度依赖冲动消费了。

    谈早期投资:融资变冷有利于市场

    《21世纪》:怎么看早期阶段的创业企业融资环境?

    朱啸虎:投资基金的融资环境变冷会逐渐传导到早期投资的市场。从今年的市场来看,人民币基金募资难一些,美元还是比较活跃的。

    资管新规对人民币基金募资有影响,对市场来说是好事情。中国每年新开的公司是200万家,最终能跑出来的公司可能就几十家。之前市场的钱太多了,大量投到早期投资的钱都打了水漂。

    融资不再容易,对创业者也是好事情。之前噪音太多,很多乱七八糟的商业模式都能拿到钱,甚至拿到很高的估值,让创业者变得很浮躁。

    一些商业模式本来是可以通过稳步的增长成为很好的项目,因为拿钱太容易而拼命烧钱做规模,反而把公司做死掉了。

    《21世纪》:作为早期投资人怎么帮助项目?

    朱啸虎:很多时候我们在投资的时候并不知道模式是否可行,会和创业者一起去跑出去、来验证商业模式是否可行、是否要进行调整。在项目发展初期参与的会比较多。

    《21世纪》:创业市场上的新“风口”不断出现,每个风口中什么样的团队能活下来?

    朱啸虎:不同商业模式需要不同类型的人,他们的性格差别很大。

    最主要的是要诚实。创业过程中会碰到很多很多的问题,千万要和投资人坦白。告诉投资人出现的问题,而且要讲真实的数据。这样投资人可以想办法帮你,不行也可以换方向,这并不可怕。最怕的是一天到晚告诉我们“非常好、没问题”,投资人想帮你都帮不了、等发现问题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第二是学习能力。今天互联网变化太快了,学习能力跟不上是没有机会的。

    谈“站队”:有资格已是好事情

    《21世纪》:产业资本这几年都很活跃,腾讯做了很多的投资布局,也有几个项目卖给了阿里巴巴。你怎么分析大型科技企业对创业的影响?

    朱啸虎:创业公司现在不靠着巨头已经很难活下去了。要积极拥抱大公司。

    《21世纪》:太早站队好么?

    朱啸虎:没办法。能站队已经是很好的事情,最怕是连站队的资格都没有。

    《21世纪》:也有VC建议到C轮、D轮的时候再要BAT的钱。

    朱啸虎:你问的一定是B轮C轮的投资人。

    《21世纪》:和BAT投资部的人关系都不错吧?

    朱啸虎:都很熟悉啊。我们投资的很多项目对他们都很有战略价值。

    《21世纪》:怎么确定哪个项目推荐给谁?

    朱啸虎:都介绍啊!

    《21世纪》:几家的基因有哪些不同?

    朱啸虎:都不一样。每一家CEO的风格都不一样。

    《21世纪》:都给offer了,会建议创业者怎么做选择?

    朱啸虎:看哪家给的条款好。——实际上,这种情况不是那么多。几家公司的偏好不一样。

    《21世纪》:会主动推动并购退出么?

    朱啸虎:这是水到渠成的。可能是打到最后,大家都认可说并购退出最好。如果创业者不认可,是不可能达成交易的。

    《21世纪》:一些项目在投资的时候会预设未来能不能通过并购退出么?

    朱啸虎:这个没法多想。项目都是被买走的,不是被卖走的。没有价值的项目,就靠卖家卖是卖不出去的。

    《21世纪》:做投资在必要的时候得强势些么?

    朱啸虎:我们的影响力没那么大。还是看数字,数字好最好,不好的话一起讨论怎么调整。

    《21世纪》:大家都觉得您挺给项目站台的。

    朱啸虎:公司需要我们配合宣传,我们肯定是愿意的。

    中国的创业和美国不一样,美国哪有这么多的PR。PR已经成为中国创业团队的一种重要打法,这就是中美差异嘛。

    《21世纪》:给项目站台时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么?

    朱啸虎:是的啊。

    《21世纪》:必要的时候主动地去吹一些风口出来?

    朱啸虎:吹是没用的。PR不是给投资人看的,投资人看的是数字。

    《21世纪》:什么时候发现站台之后的效果特别好?

    朱啸虎:也不是,就是让投资人能多关注一下这个方向。

    《21世纪》:你在创业者和投资圈的知名度这么高,拿项目的估值能低一些么?

    朱啸虎:肯定有些优势,有些创业者愿意给一些折扣。实际上,是否打折问题不大,我们愿意为优秀的项目付市场价格。

[编辑: 陈思君 ]  [标签: 东沙湖基金小镇 ]